AG8亚游鋼管集團
返回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 :AG8亚游鋼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正文
 
10月M2再次回落至8% 新增企業貸款占比僅兩成
【字號: | | 】 【背景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默認色)
 

  據21世紀經濟報道信息

  受季節性因素、監管政策時滯、金融機構資本充足率製約等影響,10月主要金融數據均低於預期。

  11月13日,央行發布的金融數據顯示,10月新增信貸6970億元,新增社融7288億元,均處於較低水平。另外,M2(廣義貨幣)同比增長8%,再次回落至曆史低位,M1(狹義貨幣)增長2.7%,創多年新低。

  9月以來,寬信用政策頻出,但效果仍未見效,宏觀政策還需微觀主體響應。“支持民企融資的座談會剛開完,一係列政策剛啟動,需要時間反饋,另外銀行問責機製調整等也需要時間。”一位股份製銀行金融市場部負責人稱。

  值得注意,在10月的新增信貸中,企業貸款占比僅兩成。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認為,貨幣政策更加有效地支持民營企業是下一階段政策的重點。後續貨幣政策大概率將保持相對寬鬆的狀態,隨著更加積極的財政政策逐步落地,可以預期企業部門的整體融資局麵將逐步改善。

  “現在支持信用有個辦法是讓政策性銀行出手,即央行將低成本資金提供給國開行等政策性銀行後,直接給到企業。”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稱。

  新增企業貸款占比僅兩成

  據以往經驗來看,10月信貸增量環比季節性回落在情理之中,當月新增信貸6970億,同比增加338億元,月末信貸餘額增速小幅回落至13.1%。

  “信貸數據較低可能在於各類風險爆發,包括股票質押風險暴露後,民營企業不太容易得到銀行支持。畢竟連上市公司股權質押這種相對安全的貸款都出現風險,自然會引發銀行對其它信用風險釋放的擔心。”邵宇稱。

  從結構來看,新增信貸中居民貸款達到5637億,占總新增信貸的80%以上;企業貸款增加1503億元,占比不足22%。前三季度新增企業貸款占總貸款的比例為54%。連平認為,在地方債置換發行減速的情況下,企業貸款占比反而下降。這一定程度上說明當前金融機構的風險偏好依然較為謹慎,也表明了當前實體經濟運行的壓力依然不小。

  另外,在10月企業貸款中,短期貸款減少1134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1429億元,票據融資增加1064億元。華泰宏觀李超認為,企業票據貼現擠壓短期貸款新增,主要原因仍是銀行負債壓力較大。

  9月以來,為緩解企業融資困難,央行等部門推出了諸多舉措,如設立民企債券融資支持工具,MPA增設臨時性專項指標,改革金融機構內部激勵體製等,不過企業融資尚未好轉。分析認為,除了政策時滯外,銀行自身所受的製約也非常關鍵。

  “現在市場上不缺資金,利率也在走低,但是銀行沒有規模可放。可以說是我從業以來遇到的最緊張的時候,AG8亚游分行基本兩個月都沒怎麽放款了,原因在於表外進表內後,占用了風險資產,所以現在需要發金融債補充資本,如果不補充資本,明年投放可能也沒有多大餘地。”一位股份行支行行長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連平認為,市場不宜過於悲觀,隨著財政政策逐漸發力,未來一段時間可以預期企業貸款將逐漸出現改善的跡象。目前,信貸供給總量增速方麵也僅小幅回落0.1個百分點,總體增速依然較為平穩,隻是未來針對金融支持實體經濟,尤其是中小微等民營企業仍有較大的改善優化空間。

  表外淨減少拖累社融M2回落至8%

  10月新增社融僅7288億元,同比減少4716億元,環比減少14766億元。月末社融規模存量197.89萬億元,同比增長10.2%。

  新增社融較少主要源於表外融資淨減少。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委托貸款、信托貸款以及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三項10月共負增長2675億。其中信托貸款減少1273億元,同比多減2292億元。

  “信托貸款中通道占比較大,通道走勢決定了整體走勢,不過這部分投放不取決於信托,主要取決於委托人投放意願。目前主要委托方銀行理財正在轉型,期限錯配做得很少,主要是債券直接投資等短期現金管理類產品,所以難以維持住以往的增量規模。”一位華北地區信托公司人士稱。

  他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至年底信托貸款規模可能還會萎縮,因為去年新增非常快,存量到期很多,現在新增很難彌補。信托業協會顯示,四季度到期信托規模1.63萬億。

  不過,企業債融資新增1381億,環比大幅改善。連平認為,隨著MPA中新增臨時性專項指標考察金融機構小微貸款情況以及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的設立,未來可能看到企業直接融資局麵的持續改善。這將有利於增加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的力度和緩解實體經濟下行壓力。

  隨著M1增速的持續走低,這一指標也逐漸引起市場關注。10月末,M1同比增長僅2.7%,創下4年低位。“M1主要是活期存款,其低增速表明活期資金增速比較慢,反映了整個經濟活動比較低迷。”邵宇稱。

  李超稱,M1增速較低,主要原因是我國房地產調控已經逐漸由“因城施策”向全麵調控轉變,三四線城市不再鼓勵貨幣化安置,全國商品房銷售增速下滑導致的貨幣活化下降,導致10月份非金融企業存款減少6004億元。

  M2增速則在6月之後,再次創下8%的曆史低位。連平稱,信貸增速的基本穩定,對M2增速起了較大的支撐作用。然而,社融受表外業務持續收縮的“滑坡”影響,對M2增速產生了一定程度的拖累,使得M2增速較9月回落0.3個百分點。

 
 
 
Copyright (C) 2000-2010 hua1199.com, Tianjin PIPE(GROUP) CORPORATION ALL right reserved
本網站由AG8亚游鋼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津ICP備10002704號-1 技術支持:北方網